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速递  校园速递
张凯名师论坛简报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js  发布时间:【2019-4-18 15:16:27】  文章录入:GLX  浏览: 118 次

 4月16日张凯老师在录播室为大家呈现了一场主题为“古代教育教学漫谈” 的名师论坛。张老师从古代的学校、教育阶段、教学内容、方式与方法到古代教育对现代教育的启示诸方面娓娓道来,提出应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基础上学习汲取古人智慧,灵活地实施到今天的教学中,有助于落实新时代背景下高中阶段语文学科育人价值的新观念。

一 论坛照片

 

二 论坛图片欣赏








三 课件

/xxnw/user_gl/edit/attached/file/20190418/20190418110654455445.ppt

四 论坛讲稿

一、古代的学校

谈中国古代的教育教学绕不开私塾。私塾是私家学塾的简称,古代很少把“私”和“塾”两个字直接连起来使用。私塾成为一个社会常用词汇是近代以后的事情,以示与官立或公立新式学堂的区别。

古人称私塾为学塾、教馆、书房、书屋现代私塾教学,着汉服拜孔子、乡塾、家塾,等等,这些字眼都带有几分文雅气或亲情味。私塾学生既有儿童,也有成年人。按照施教程度,人们把私塾分成蒙馆和经馆两类。蒙馆的学生由儿童组成,重在识字;经馆的学生以成年人为主,大多忙于举业。根据私塾的设置情况,清末学部把私塾分为义塾、族塾、家塾和自设馆。义塾带有免费教育的性质,以出身清贫家庭的子弟作为施教对象。族塾依靠族产支撑,属于宗族内部办学。族塾往往设在宗祠内,不招收外姓儿童。富家大户聘请名师宿儒在家专门教授自己的子女,这种私塾称为家塾。自设馆是塾师自行设馆招生的私塾,不拘姓氏。过去,私塾多为蒙学程度,以自设馆为最多。

作为中国固有的民间办学形式,私塾有悠久的历史。人们一般都认为孔子在家乡曲阜开办的私学即是私塾,孔子是第一个有名的大塾师。追根溯源,私塾是从更早的塾发展过来的。西周时期,塾只是乡学中的一种形式。《学记》追述西周的学制说:“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当时,学在官府,官师合一,塾的主持人是年老告归的官员,负责在地方推行教化。

二、古代教育的几个阶段

古代教育阶段古代的教育主流是儒家教育,儒家的主流教育,把教育分为这样几个阶段:

零岁到三四岁,为家学时期,实际上是自母亲怀孕开始的。胎教是中国词儿,最早见于《大戴礼记》。其原则跟现在的胎教理论没有大的差异。婴幼儿时期,主要的任务是健康成长,还有基本生活常识和礼仪规范。

三、四岁到六、八岁,为蒙学时期。古人一般三岁、四岁开蒙,进蒙馆。六岁至八岁进学馆,这个年龄划分跟今天的幼儿园、小学的划分差不多。

六、八岁到十二、十五岁,为学馆时期,主要任务是读经,也有习字、练武等活动。六岁以前一般不读经。读经要“详训诂、明句读”,还是要详细解释的。

十二、十五岁到二十、二十五岁,为官学时期,一般会去县学、府学继续学习,相当于现在去县高中读书。学习的内容主要是解经,也包括琴棋书画、诗词文赋、经史子集等等内容。解经不是训诂,是讲义理。

二十、二十五岁到三十、三十五岁,有时甚至到四十岁,又是一个重要时期,以前往往被我们忽视。这个时期的主要任务有两个,一个是学习专业。古人也有专业的,相当于现在的大学。学习专业要拜专业的老师,但也是文人,不是工匠。专业看自己的兴趣了,有天文地理、农业水利、医卜数术、政治军事,都是可以学的。还有一个任务,是行万里路,去交游。交游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在为出仕做官做准备。在做官之前,必须先了解官场,也要了解国计民生,还要建立自己的人际网络和声誉名望。

三、古代教学的内容

(一)生活教育

《礼记》上记载,中国古时候的小学,儿童七岁上学。上学就跟老师,不跟父母了。在那个时代,大概每一个月的初一、十五放假,回家可以去看看父母。现在我们用西方的历法,星期天放假。中国古时候的放假,大概就是初一、十五放假,过年放假,可以回家去看看父母,平时学生要跟老师。老师教什么?教生活教育。教学生洒扫应对,教这些教育。教他做事,教他怎样奉侍父母,怎么样跟兄弟姊妹相处,所以它是属于生活的教育。从小就培养他,让他懂孝悌,使之孝敬存心,知礼乐群。

(二)学业教育。

学业教什么?首先教学生识字。《吴氏家塾授蒙教学全程》要求:认字以《四书集字》《五经集字》,写与识先易讲者,认字须令真,移地与小大不同都认得,教认偏旁,认相似,不同者会分别。

第二,教学生读书,就是教专心记诵经典。读书是只教他读诵,不深入讲解意思。像《四书》、《五经》这一类的书,老师教学生念,每一天教学生念一段。让学生背,背熟了,还要背一百遍、背二百遍。为什么背的遍数这么多?让你一生都不会忘记,这是第一个意思。这里面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意思,小孩没事叫他做,他就会胡思乱想,胡思乱想是麻烦、是病,不是好事情,智慧没有了。所以老师用这种方法,叫学生背书,背书就胡思乱想了,就练就专注的定力,保住了心灵的纯洁朴素。用这个方法把他的妄想、杂念、邪念打掉,让他心得到清静,清净心就能生出智慧。

第三,读经,明经。就是学习儒家经典,先熟读背诵,然后老师讲解大意。

第四,学举业。举业就是学习科举应试需要的诗文、策论、等学业、课业。明清时代八股文是参加科举考试必须学习的内容。

四、古代教学方式与方法

(一)教学法:一对一教学和纵向混合班

从孔子到民国,中国所有的私塾、官学,都是一对一授课。老师从来不会面对两个以上的学生讲课。上大课只有一种情况,所谓“会讲”,也就是讨论课。老师的授课,从来都是一对一。——这是真的。哪怕是双胞胎兄弟二人,头一天一起入学,第二天,两个人就不一样了。一个人性急,就读《中庸》吧。一个人性慢,就读《孟子》吧。学习的内容不同、教法不同、进度不同、考试的标准也不同。这就是一对一教学。

这个法子,是孔子传下来的,至少是他确立的。看《论语》《孝经》《礼记》,孔子授课都是一对一的,是问学制。上大课一定是讨论课,像“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篇”。也有概论课。但是老师传授知识技能的时候,一定是一对一的。

我们一直都说孔子的教育是因材施教,不同的学生给不同的答案,可是不知道这种教育态度是建立在一对一教学的教学体制上的。没有一对一教学,因材施教很难实现。现在不就是这样吗?老师们会讨论一个班的教学,到底是以好学生的需求为标准,还是坏学生的,还是中等学生的。这本身就是对因材施教的背弃。

学校就不说了,现在私塾也难见一对一教学的。大家都是一本课本在手,一群孩子一起教。我想是很多人还不了解古代私塾教育的缘故。古代的私塾,一般只一个老师,教十几个学生。书院,一般有几位先生,分别教学,也是一位先生教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学生。古代的教学方法,在一对一方面,最突出的,是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能动性,也就是自学。

古代学校的班级设置,是纵向混合班。现在我们都是横向混合班,是跟西方学的。纵向混合班,就是不同年龄的学生在一起学,蒙馆学馆从3岁到18岁都在一个班上,县学府学从15岁到50岁都在一个班上。

(二)重视诵读,尤其是吟诵。读书要求出声读,还要读出节奏和韵味。上课读书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出声,但又不能大声,免得影响别人。这个度的把握,就是以先生听得到为尺度。先生坐在前面,可能正在给一名学生授课,也可能自己看书,但是他的耳朵听着你呢,每个学生,谁念谁不念,谁在念什么,他都听着。谁念错了,他就知道,就可以出声纠正。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也这样描述过啊。我们也采录过很多老先生,证实的确如此。

每个学生都在小声读,先生听得见,当然学生也听得见。但是声音的音量不大,可以使你在不想听时,在自己读书时屏蔽掉别人的声音,可以专心读自己的书。正因为读书声不大,可以屏蔽,也可以不屏蔽,所以旁人的读书声对自己也是个学习。试想一个3岁的孩子在读《三字经》,旁边一位8岁的孩子在读《论语》,这个3岁的孩子也要到6岁以后先生才教他《论语》,可是到那时候,他已经听人读《论语》听了三四年啦!学起来能不快吗?充分地利用休息的时间、走神的时间、玩的时间(学生经常坐在下面玩的,可不是现在这样守纪律,因为都是自学的,最后能背过就行,不论他怎么让自己背过的)来潜移默化地学习,利用潜意识学习,利用预习,利用量的积累所产生的加速度,这就是中国古代的教学。

其余的好处,您也想得到。大孩子带小孩子,高年级带低年级,很多问题问师兄就可以解决,从《论语》就是如此。老师别操那么多心。大带小,不仅对小的有好处,对大的也有好处。

要想不被师弟问住,就得好好学习。孩子们最重视自己的形象啦。老师不在,大孩子就可以代替老师管理班级,这也是一种锻炼。在班里,有长幼之序,有师门之谊,又可以培养待人

(四)授课程序

第一步:授书

这是从先生的角度来说的。从学生的角度,叫“上书”。因为学生要拿着书自己上到先生的桌子那里,所以叫“上书”。授书(上书)又分三个小阶段。

第一个阶段叫“点书”,就是学生拿着书,翻到要学习的这一页,教给先生。先生给他点出句读。点书这一节,如果学生年龄大,会句读了,就会是自己点好给先生修改。

第二个阶段,叫“读书”,就是先生范读,学生跟着读。一句一句地模仿。我们采录的情况,一般先生是读三遍。也有读六遍的,也有读两遍的。这个“读”,就是吟诵。吟诵的规则,依字行腔、依义行调、入短韵长、虚字重长,不仅把每个字读得字正腔圆,而且涵义传达得很完整、很深刻,但又是感性的、艺术的,这真的是高妙的方法。

第三个阶段,教“讲书”,就是先生要讲解。不是不讲解的。现在读经很多老师不讲解。孰不闻《三字经》:“凡训蒙,须讲究,详训诂,明句读。”王财贵教授说教儿童不解经,那是“解经”,不是“训诂”。解经是讲义理,训诂是讲字义。字义还是要讲的。一边读《三字经》,一边怎么不信《三字经》呢?不仅讲解字义,也会讲解简单的、学生那个年龄段可以理解的意思,就是串讲。

尤为重要的,是讲故事。朱熹的《小学》,是承前启后的着作,是后世最重要的蒙学指导典籍,其中大部分都在讲故事。每一条道理,都不是这样硬灌的,都不是只令孩子执行就行的,而是有故事引导。儿童做事的动力,多不似成人有是非逻辑,更多的是为获得尊重和承认,

还有获得乐趣。所以说,儿童做事的动力,多来自获得尊重和获得乐趣。只告诉他要怎么做, 不告诉为什么这么做,这是对儿童的不尊重,这个出发点就在消解儿童的动力。完全不讲解,只是靠表扬来激励孩子,谁做得到背得出就表扬谁,这的确比靠惩罚要好,但是还没有激发出孩子最深层的学习动力。所以,要讲解。讲解除了训诂,还有讲故事。训诂和讲故事,都是在儿童能理解的层面进行的。面对什么年龄的孩子就说什么层次的话。所以,教《三字经》,要讲故事,教《弟子规》,要讲故事,教《论语》,还要讲故事。很多人以为古代私塾先生不讲故事的,这是误解。

那么一天授多少次书?一次授多少书?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古代蒙馆的学习时间,一般是一天2到4小时。学馆的学习时间,一般是一天4到8小时。古代有很多“儿童十二时辰图”之类的画,看一看就可以发现,儿童除了吃饭睡觉,大部分时间是在嬉戏。学习上课的时间很少,作业也很少,或者没有。在这几小时的时间里,授多少书,由儿童自己决定。因为他

上完了书,要回去背。背会了,要给老师检查。什么时候背会?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觉得背会了,就举手告知先生,于是再次上去。所以是学生掌握着学习进度。当然老师也会适当干预,但是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学习是自己的事情,这一点,在私塾是共识。学生进入这个集体,很快就会适应由自己来决定学习进度。

一次授书的内容并不多,像开蒙的时候,一般就是十个字左右,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就是一次授书的内容。到大一点,就到二三十个字。到学馆,一次一般也不会超过一百字。这个进度,现在看起来好像很慢,可是您算算,这是每天新学的内容,就按一天一百字,一年就是三万字,十二到十五年的私塾学习,就至少积累了三五十万字。关键这些都是熟背的!此外还有泛读,泛读是私塾学习的一个重要特色。除了学习新课,还要复习旧课。复习是每天都要进行的事情,这样循环不已,才能没齿不忘。

第二步:背书

学生下去自己复习。复习的内容不仅仅是典籍本身,还包括典籍的注疏,和老师的讲解。其中有些是要背过的,有些是要理解的。

古人背书和今人也是不同的。今人背诵,就是要把文字记住。看看学生们在背诵时候的脸,那表情,是紧张的、痛苦的,也是茫然的。那表情说明,他们在努力记住课本的内容,要把课本的文字灌进心里。古人的背书不是这样的。试想,老师叫张三上来,教了几句诗文,带读了几遍,讲解了一下,就让张三下来了。张三回到自己的桌子,要背书,因为过会还要再上去“复讲”呢。怎么背呢?他一定是这样:“先生说了,这几句这样读:床前——明月!光——,哎呀,真难听!”张三一定觉得先生唱得不好听,即使先生嗓音很好,是个歌星,也不可能完全适合张三的乐感。于是,他就会改——改别人的唱是本能!改完以后,再上去唱给先生听的时候,先生就会像前面说的,抓住重点做指点,其余一律鼓励:“啊!很好啊,比先生我读的好听多了!就是那个‘前’字还要再拖长一些,还有,别那么悲伤的样子,看见明亮的月光不高兴吗?这时候李白还是很高兴的!明白了吗?再去读读试试,会更好听的!”就是这样。古代学生的背诵,是主动的行为,是作曲,是一种创造!学习不仅仅是接受,更是创造!这种现代西方教育学的理论,古人早就明白的,早就实践了的。自己作的曲,自己记不住吗?所以古代学生的背诵效率很高,效果很好,而且很快乐。

再下一个层次才说读书大部分是唱的,即吟诵中的吟咏。唱比诵更容易记住,这是常识。前面也说过了。诵,也比口语式的念,或者现在一字一拍的念字式的读法,要容易记得多,因为同样,诵的抑扬顿挫,也是有声音的涵义的。

有了这两个层次:创造性行为和吟诵,背诵在古人就不是难事了。而且背得快乐,脸上的表情是陶醉的:“不亦悦乎!”像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所描述的那样:“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

第三步:复讲

这又是中国教育天下第一的秘诀之一。复讲就是学生背好书后,举手告知学生,于是再次上去先生那里,要检查。检查通过,就可以再次上书,所以是学生决定着学习的进度。那么什么是复讲呢?是不是老师再讲一遍呢?不是。是学生讲!老师刚才怎么讲给你的,请你再复述一遍。

古代的儿童是从三岁就开始做这项训练了。三四岁的时候,刚开蒙,老师教的东西很少很简单,是他可以复讲的。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增加难度,但一直是他那个年龄可以承受的。就这样下去,一直到成人,不得了的。

更重要的,是学习的态度。试想,你听一堂课,后面没下文,和后面要考试,你的听课态度就不同。如果是后面要复讲,你的听课态度又怎样?那真是生怕漏下了一句,而且一定要理解,不理解没法讲啊。脑子高速转着,不断把老师讲的重新组织起来,马上就能发现疑问,因为到那儿自己讲不下去啊,于是就问老师,——这样的学习,才是高效率的,因为是自觉的。

从授书,到背书,到复讲,这样就完成了一次课堂教学。于是再次授书。

除了授课,还有复习,还有会讲,还有考试。这些都是读书的内容。除了读书,还有别的学习内容,像习字、作文、唱歌、弹琴、跳舞、游戏、武术、农耕、下棋、学医等等。

复习,是每天都做的事情。不断地滚动,不断地重复。

会讲,是讨论课。出一个题,大家讨论,检验学习成果,发表个人高见。当然是水平差不多的学生在一起。古人是非常重视辩论的。切磋和讨论,也是学习得真知,尤其是创新的重要途径。《论语》“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篇”就是会讲。会讲最后,老师点评。

五、古代教育对现代教育的启示

对于文化的传递、人才的培养,私塾在古代曾经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它不仅适应了古代社会的需要,而且有很多有益的经验值得现代教育借鉴。简要概括这些有益的经验是:1.以经典为学习内容,学习专一;2.久久为功,长期熏染;3.强化记诵,背功过硬,终身不忘;4.循序渐进,知行合一。5.生活教育与学业教育相融合,品德教育融入生活和学业教育之中。6.因材施教,个信培养。

五 论坛简评 


 贾才芳老师:

张凯老师的名师论坛题目为“古代语文教学漫谈”,内容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张老师首先回顾了古代的教育制度及教学体系,“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对《礼记》中关于西周以来的学制及教育教学内容进行了较为系统地阐述,进而指出古代教育更注重生活教育,理想教育,实践教育,即在洒扫应对提高社会生活能力,要孝敬存心,知礼乐群。现在新课标强调的立德树人便是强调教育必须要以“育人”为中心,提高受教育者的核心素养。古人治学以经为主,通五经而贯六艺;今人读书有碎片化倾向,知识不系统,探究难深入。这些都给人以多方面的启示。

闫金刚老师:

张凯老师的名师论坛讲的是“古代语文教学漫谈”,讲述了古代的学校形式、教学方式和对于我们今天语文教学的启示,深入浅出,娓娓道来,颇感收益。

启示有三:

一、古代教学一对一,因材施教;今天教学一对多,只能尽力而为。

二、古代教学教材系统,学生功底深;今天教材碎片化,学生浮光掠影。

三、古代教学强调记诵,学生终身不忘;今天教学强调理解,学生短暂记忆。

王祯老师:

    张凯老师的名师论坛主题为古代语文教学漫谈,让我们近距离了解了古代语文教育的真实情况。张老师在对比今天的教育的同时,既让我们看到了古今语文教育的不同,更让我们从古人的教育智慧中吸取了更为科学合理的因素。虽然不能原样照用,但是可以灵活地实施到我们今天的教学中,从而得到提升。比如,久久为功,长期熏染,循序渐进,知行合一,都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刘彩红老师:

    张凯老师以“古代语文教学漫谈”为题,对老师教育学生和教育自己的子女都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受益匪浅。张老师系统的阐述了《礼记》中有关西周以来的学制和教育教学内容、教学方式,让我更深刻地认识到古代语文教育更注重生活教育、实践教育,注重学生的认知和感知,注重因材施教的方法。


六 参与活动的领导和教师名单

   范明浩 贾才芳 张秋山 苏曙光 孟霞 刘彩红 李志国 王祯 田文帅 李向坤 孙振华 王雨  焦霞玉 闫金刚 赵婷 刘辉 董华 杨冬梅 闫永新 慧海新 张运强 隋涛 刘福桥 马少东 王敏 刘玉梅 张羽 解甜甜 夏慧敏  张明国 史文义 姜志彬  宋敏 张霞 陈秀霞 夏光星 马秀清 王红 刘思仪 于冬梅 彭云 孙连平 战明 崔奉莲 赵淑华 杨金红 霍慧祯 高淼


上一篇:“弘扬爱国精神 展现青春风采”——团委举行第十一届艺术节启动 下一篇:科技引领时代 智慧开创未来——我校第十一届科技节精彩不断(一)
地址: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文化路156号 邮编:253013
COPYRIGHT © bet36最新在线投注_bet36在线官网_bet36游戏_网址下载 电教中心

鲁ICP备14011175